塑料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0位记者实地描绘中国通信业生态图

发布时间:2021-01-21 19:04:14 阅读: 来源:塑料模厂家

在传统理论中,生物与环境因素的相互关系就是“生态”,而二者所构成的若干个功能单元称为生态群。从这样一种释义我们可以套用,通信业与其所处环境构成的若干功能单元即是“通信业生态群”。

说得简单一点,大的角度,通信与经济环境肯定是要构成关联的;而通信业发展又离不开用户这个“人”的大环境;为了发展得更良性,通信业还要时刻考虑,如何通过竞争和平衡使自己的能“常青”,这样又离不开运营者与“三农”等等环境因素——如此,一个又一个再不同环境下的“通信”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当然,这些都是概念上的论述,真正的“通信”都是感性的。为了让这些概念更鲜活、丰富,我们的记者通过自身的实地采访和观察,用故事、分析让“通信生态群”的概念跃然纸上。

宏观生态群:通信业的多元经济属性

从更广大的视角来看,“通信”意味着更多经济属性。其自身的生态特点,决定了通信业的发展的同时,必然与整个宏观经济形成有效互动。

而在我们分派各地的记者的眼中,东西南北中,各地经济的发展脉络与通信联了姻。东部的固话与专网的没落,昭示着传统经济实体正经历蜕变;西部通信的日新月异,无疑正述说着“开发”成效的显现;中部的“数字化”概念,突现了追求效率的中原人的经济大发展决心;东南部的通信“温情化”,标志着其经济高度发达后的文化诉求;而东北部通信业竞争的持续加剧,也表明现代手段正在其工业化复兴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有专家指出,通信是有别于传统产业的新型产业,因其产业分类的特殊性和多元性,决定了通信业的经济属性也是多元化的,这些经济属性包括:规模经济性、外部经济性、范围经济性、网络性、服务贸易性等等。

通信业的规模经济即是指网络产业都必须具备用来提供产品和服务的网络设施,因此当产品与服务的社会需求量越多,每一单位需求分担的固定成本就越低,因而规模经济效益就越显著。东南部的发展,显然需要通信发挥如此的规模经济属性。

通信业的外部经济性是指,通信业为社会带来的经济效益高于其自身的经济效益,是正的外部经济性。具体表现为:提高整个社会工作效率和生产效率,节约人力、物力和开支,加速资金周转和商品流通。中部崛起,显然正期待通信业充分发挥这种外部经济性。

通信业存在范围经济,一家先进市场的电信企业,在经营多种业务时的各业务成本,要远低于其他经营任何单一业务的新公司的成本。东北部运营商的竞争激烈,也正源于通信业的这种范围经济属性。

通信业在信息社会是处于基础设施地位,与自来水、煤气、电力等行业一样是一个网络性产业。通信业的网络性具体表现为全程全网、联合作业。这一属性正适于西部开发,这样需要基础建设的经济行为。

此外,通信业还具有服务贸易性,指的是通信业向社会提供的主要是服务而不是商品。正是由于通信业具有服务贸易性,其提供的产品是无形的服务,因而具有不同有形产业具有的性质。东部经济的革新性发展,似乎也已经充分意识到通信业的这一属性。

生态群核心:以用户为中心

从更“人本”的视角来看,通信业意味着“用户就是上帝”。在通信这个庞大的生态群中,最为核心的即是用户的存在。我们的记者走访的各地发现,如今的用户已经或逐步在享受着“上帝般的幸福”。在业务及终端的选择上,各地用户已经越来越拥有充分的自主权,及近乎眼花缭乱般的选择。

从当前的发展态势来看,用户需求的变化为通信业带来新挑战。2G时代,通信需求和核心是话音业务,是通信的最基本功能需求;而3G时代的需求将以多媒体业务为核心,需求的层次更高,业务种类更丰富,选择面更广。

最终的结果是,3G将把移动通信服务延伸至生活、工作的每个环节。

用户需求的重心从扩展的通信功能逐步向内容、应用和体验效果转移,市场关注的不再是网络,而是聚焦于内容、应用和体验。在“体验经济”的背景下,市场需求在广度和深度上极大扩展,传统的依靠网络规模、市场垄断、同质化竞争、目标集中统一所积累起来的大市场将被分割成无数个基于体验和个性化需求的分散市场的集合。

可以想见,未来通信给予用户更广阔的想象空间。其中像移动通信电子商务业务、多媒体娱乐、音乐下载、在线游戏和视频通话等服务,都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以用户为中心”,真正把用户当成“上帝”,基于用户需求做好信息化服务,将成为整个通信业发展的重点。

生态群竞争:运营业的“新短缺”时代

从生态群良性发展视角来看,通信业意味着“竞争”。在东部、东北、南部等较发达地区,通信业竞争已趋向白热化。但在西部等地区,通信仍面临着资源分配的难题。

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通信政策研究所所长陈金桥就认为,我国通信业总量上的消费过剩与结构上短缺是并存的。同时,他还认为,而是通信运营业的投融资渠道不成熟,资本层次仍显不足。

可见,在运营竞争充分表象的背后,运营商事实上正在面临着结构性矛盾,其短板依然明显。面对“新短缺”时代,运营商选择了“转型”。

但转型亦有转型的难题。电信专家王煜全指出,当前运营商的变化与其说是主动转型还不如说逼上梁山,“逼上梁山”就是不从容,很多细节考虑不到。他认为,今天的细节决定明天的成败,现阶段运营商的诸多操作若不能够到位,核心问题依然难以解决。

在记者实地采访的几个城市中,我们发现,现阶段固网与固网、移动与固网之间的竞争日渐升级,“综合”、“信息”、“高速”都成为竞争的关键词;而同时,固网与移动网之间的争夺已然出现不均衡局面,前者的PHS已很难撼动后者的移动“霸权”,同时,固定运营在无线宽带领域的投入也开始陷入与3G无法平衡并举的难题,深层竞争的需求一触即发。王认为,在通信生态群中,运营商应该更勇敢些,大胆地走到整个产业的前面,而不是低水平的竞争和被动的转变。

生态群平衡:“务农”促“和谐”

从生态群发展平衡的视角来看,“通信”还意味着让更广大的群体享有通信的权利。

在广大农村观察的记者发现,一方面,通信线路的接入正改变着落后地区的信息难题;另一方面,如何用好这些线路,引导农民兄弟利用信息致富成为行业需要思考的重点。

在东北农村,移动电话正成为普及终端,成为农民兄弟们的首选。但手机渠道,及质量管理问题依然突出。在江南乡镇,农民上网也已成为潮流,但如何获得更有益的信息却成为困绕农民们的问题。

和,意味着公平、平等,谐,可拆为“言皆”,即皆有“言”说,皆有“言”听。因此,“和谐”从字面的涵义上似乎可解释为“人人都享有信息交流的权利。致力与发展“三农”(农村、农民、农业)通信无疑在这样一个层面上,实现了和谐。

仙魔圣域BT版

六盒宝典2019最新白小好资料

云彩店下载